推荐资讯

三艘船都是凿开口子进水坐沉,但它们沉下的时候已经是低潮

发布时间:2018-07-27 17:38 浏览:
  曹友义说道。
 
    海船进出海河都是借潮水,涨潮倒灌的海水甚至能顶到咸水沽,海潮的影响直达天津,所以才有望海楼观潮,满潮水位和低潮水位甚至相差五六米,海船因为错过潮汐搁浅不奇怪。
 
    但这个肯定不是。
 
    哪有并排着搁浅的?
 
    “弃船吧!”
 
    杨庆脸色阴沉地说。
 
    这是故意坐沉阻挡他们,然后给其他人争取时间的,这是备用的第二道拦截线,之前肯定就锚泊在这里,知道前面拦截失败才紧急坐沉,至于坤兴公主等人通过时候潮水还没落下,航道足够宽是堵不住的。而他们也只能等下次涨潮,但还得至少三个时辰,这段时间足够那些幕后的黑手们做出反应了,尤其是很快就天黑,如果他们被堵在这里是肯定挺不过这个晚上,下一轮进攻有夜幕掩护就不是这样小规模了。
 
    “但弃船能去哪儿?”
 
    曹友义皱着眉头说道。
 
    “去北塘,或者去芦台,总之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
 
    杨庆说道。
 
    曹友义和王承恩望着崇祯,崇祯点了点头,就这样他们三艘船上总计连太监宫女和那些家奴再加上各船水手在内,一共不到六百人匆忙在北岸下船。
 
    杨庆在那些家奴里面挑了些身强力壮的背着崇祯和王承恩,一个内操背着袁贵妃,他在前面开道,曹友义断后,那些拿着武器的家奴护在左右,开始步行向东北方奔北塘,很快天就黑了下来,不过他们依然没敢停下,而是借着月光继续向前,大概走出不到十里路,后面海河方向的夜幕上显出一点异样的红色。
 
    那是熊熊燃烧的火焰。
 
    很显然第二批截杀他们的人已经到达并且烧毁了他们的座船。
 
    “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
 
    王承恩悲愤地说道。
 
    而崇祯看着这片火红,眼睛里也闪烁着同样的光。
 
    很显然皇帝陛下的怒火也已经在熊熊燃烧了,短短的几天时间里,他经历了无数的背叛,出卖,甚至追杀,但帝王威仪又让他不能舒舒服服地骂街倾泻,早已经可以说压抑到极点。此刻仓皇逃亡的屈辱中更是让他那颗充满仇恨的心灵不断扭曲着,如果追杀他的是李自成,或许他还好受点,可这追杀他的全是他提拔起来领他俸禄的旧臣啊!他们吃他的喝他的,蛀空他的江山,出卖他给敌人,害得他家破人亡,现在还不择手段的要置他于死地,话说这时候的崇祯还没疯,那已经算是心理素质比较好了。但从这一刻起曾经的被吹捧为圣主明君的崇祯,也彻底在这火焰中化为飞灰,从前那些文臣们灌输的东西也一干二净,至于以后他会变成什么,那个就很难说了。
 
    恐怕黑化是不可避免。
 
    会不会魔化这个也很不好说啊!
 
    “北塘也不敢去了!”
 
    一旁的杨庆幽幽地说道。
 
    的确,对方来的太快,没有给他们足够的时间,而这一带最近可以出海的地方只有北塘,后者不可能猜不到,接下来肯定会沿着这条路追,说不定里面还有骑兵。就他们这些人一旦被追上,那除了杨庆之外恐怕其他人谁也跑不了,甚至对方有可能提前抄到北塘去等他们,所以他们还得换一条路线,一条完全出乎他们意料的路线……
 
    “休息,睡觉!”
 
    杨庆突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说道。
 
    “睡醒后回去抢那三艘船!”
 
    曹友义立刻明白过来。
 
    好吧,那里不是还坐沉着三艘海船吗?先睡一觉等快涨潮时候再跑回去抢到手,然后潮水自然会把它们托起来,这时候风向正好,虽然是逆着潮水,但好在那里距离大沽口也没多远,到天亮前差不多就能出海,只要出海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他们立刻离开道路。
 
    这一带到处都是海水倒灌形成的沼泽和盐碱滩,只要离开去北塘的道路,在沼泽切割的盐碱滩芦苇丛里一躲,别生火,把所有反光的东西都藏好,这样的夜晚就基本上不可能被发现。
 
    很快他们就这样藏好。
 
    至于杨庆当然顾不上睡觉,他在安顿好崇祯等人后,自己迅速返回道路附近隐藏等待,很快一队骑兵就在月光下疾驰而过,他随即沿着道路向后,没走出多远又撞上一队近千人的步兵,后者甚至连衣服都没换,全都穿着明军
    这三艘船都是凿开口子进水坐沉,但它们沉下的时候已经是低潮,所以找木板堵死口子并且抛下一些重物后,随着涨潮开始水位逐渐上升,再加上舱内水的不断排出,它们依旧很快浮了起来。
 
    三艘船立刻开动,在西北风推动下逆着潮水缓慢向前,到黎明时分终于驶出了大沽口。
 
    然而……
 
    “兵船,朝廷的兵船!”
 
    桅杆上瞭望的水手突然惊叫道。
 
    曙光初现的海平面上,数十点帆影缓缓浮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