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夜莺都已经这样低头道歉了然而这长老居然还不分青红风类的话来这

发布时间:2018-11-21 12:29 浏览:
夜莺看到了这种情形,眼睛里面控制不住的流露出担忧的神色。
 
    在她这种从小就在翠松山长大的核心弟子眼中,那些长老几乎是不可冒犯的,可是,苏锐对着那长老院又是放火又是打枪的,就算是神仙也不可能保持淡定的!
 
    “苏锐,你要小心。”夜莺在心中轻声说道。
 
    一旁的弟子见到夜莺的表情,顿时明白了她的想法,不禁叹了一口气:“师妹,你又何必如此呢?”
 
    他和夜莺同为张不凡的徒弟,从小感情深厚,一起长大,所以这个时候也才只是叹气,并没有出言中伤。
 
    夜莺摇了摇头,她望着苏锐的身影,平日里一贯坚强且倔强的心里面忽然涌出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悲伤。
 
    这种悲伤把她瞬间包裹在内,一时间让她的呼吸都变得有些艰难了起来。
 
    如果苏锐最终陨落在此的话,那么夜莺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如果她早知道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那么肯定一开始就向师父低头认错了!
 
    “放开我。”
 
    夜莺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竟然挣脱了两个师兄的胳膊,然后砰然双膝跪地!
 
    “师父,我错了。”夜莺喊道,在这一刻,她泪如雨下。
 
    其实,她从头到尾都没有错。
 
    但是,为了苏锐,夜莺愿意向师父低头,愿意做出所谓的委曲求全的举动。
 
    她不想看到苏锐因自己而受到任何的伤,她也不想看到翠松山变得满目疮痍。
 
    或许,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算在内,夜莺才是最难受的那一个吧。夹在中间,两边却都是她在乎的人。
 
    看着夜莺跪下哭着认错的模样,苏锐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他的双手垂下来,并没有再做出任何的攻击性或者防御性的动作,如果再继续下去,夜莺会更加的为难。
 
    毕竟现在面对的是张不凡,不是张不空。
 
    倘若后者在场的话,那么苏锐将会毫不犹豫的祭出最强杀招。
 
    而且,现在周围有很多的白袍人,苏锐也没有对张不凡出手的可能。
 
    苏锐知道,这些都是翠松山的长老们,不过现在看起来的话,这些长老们都有些狼狈,他们的白色长袍上面沾染了许多的灰尘,甚至有的白袍还被火给烧掉了一大半,简直是看不下去。
 
    这二十几个长老们之中,至少有一大半的脸上都被烟给熏黑了,其中一个最黑的黑脸正死死的盯着苏锐,目光之中满是愤怒:“是你这个逆贼在翠松山闹事的吗?”
 
    苏锐的眉头挑了挑,的确是他闹事的,然而他却觉得自己并没有回答这货的必要,真以为把脸涂黑了就成包青天了吗?
 
    看到苏锐没理自己,这黑脸长老眼睛里面的愤怒之意更加的浓烈,他算是被烧的最惨的那一个,本来想要跑出门去来着,结果一开门,一大片烧着了的木头房檐便掉在了他的头上,这一下,别说脸被烧黑了,就连头发眉毛都被烧掉了一大半,真是要多糗就有多糗。
 
    “我错了,师父,一切都是我的错。”
 
    夜莺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在夜色下显得十分清晰。
 
    她这么一开口,便把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到她的身上了。
 
    人总是喜欢自动脑补的,即便他们本来并没有看到这里发生了什么,可是,一个闹事的年轻男人,一个漂亮的女弟子,正常人都会本能的往某个方面去联想。
 
    这个黑脸长老一肚子火正没处发呢,见到夜莺主动认错,顿时说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肯定是这女弟子勾结外人,把翠松山祸害成了这个样子!”一个长老说道。
 
    这发话者的一身长袍被烧掉了一半,下半身直接变成了裤衩,两条白净的大腿暴露在风中,让人不仅有点无语——这么一个老家伙,竟然没有汗毛。
 
    想必,这家伙心里面的愤怒应该比黑脸长老还要更多一点。
 
    “老东西,说话注意一点。”苏锐目光冷冷:“什么勾结?不知道事情的原委就不要胡乱的发表意见!”
 
    说话的时候,苏锐已经准备对这无-毛老家伙出手了。
 
    这无-毛长老闻言便转向了苏锐,吼道:“男盗女娼!如果不是你们这一对狗男女,翠松山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狗男女?
 
    五毛长老说出了这句和他的身份极为不相符的话。
 
    张不凡听了这话,眉头也皱了皱。
 
    苏锐也注意到了张不凡的表情,他的眼睛微微的眯了眯。
 
    很显然,对于这个无-毛长老的话语,张不凡很不爽。
 
    他的徒弟就算是再怎么错,也只能由他来教训,别人根本没有资格指责他的弟子,哪怕那人的身份是翠松山的长老。
 
    “有伤风化!有辱门风!这样的狗男女就该吊起来,让所有人都看看他们是多么的光彩!”无-毛长老还在叫嚣着,这货脸涨的通红,脖子上面青筋暴起,歇斯底里。
 
    苏锐的眼睛里面瞬间便释放出来两道冷芒,夜莺都已经这样低头道歉了,然而这长老居然还不分青红皂白的说出“狗男女”、“有辱门风”之类的话来,这绝对是触犯了苏锐的逆鳞。
 
    别人骂他侮辱他都没什么问题,但是,绝对不能对他在乎的朋友口出恶言,这是苏锐完全无法容忍的事情。
 
    于是,他的身形猛然一动!
 
    这无-毛长老就站在距离苏锐不足五米的地方,这点距离对于体力充沛的苏锐来说,完全可以眨眼即到!
 
    “张不凡,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把这对狗男女给杀了!不然小心你的掌门之位!”那无-毛长老觉得对着夜莺破口大骂还不够爽,又把矛头对准了张不凡。
 
    今天,终于能够真正行使一下长老的权力了,这种对着掌门人大骂的感觉,真特么的爽。
 
    可是,这家伙还没爽完呢,苏锐的身影便陡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这个老家伙先前一直是低估了苏锐,在他的眼睛里面,这样的年轻人就算是修为再高,也会被他一个手指给摁倒在地,他完全没想到,苏锐的速度竟然能够快到这种地步!
 
    这样快的速度,让那无-毛长老的眼前一花!
 
    他的辈分很高,实力本身还算可以,平日里在翠松山根本不可能有人用这种语气跟他讲话,更不可能有人对他出手。
 
    可是,在这种情况下,这无-毛长老根本没有看清楚苏锐的影子。
 
相关阅读